DEMO8首先是一个新模式网站
ta是创业邦旗下的新产品交流推广平台;
可以在这个网站快速发布一款互联网新产品
(app、网站、智能硬件、工具插件等);
关注这个创新平台的用户群体是
创业者、投资人、产品经理、程序员、设计师、产品发烧友等新锐人士。

台妹的「山茗主义」:在办公室里泡出一杯细腻的冻顶乌龙

导语:他们要针对的人群是对茶有了解,有喝茶习惯,但是觉得在办公室泡茶不太方便的人群。

文|DEMO8 NANI

山茗主义的办公室在一个宽敞的公寓里面,墙上挂满画作,沙发,植物,地毯,文艺又充满艺术气息的办公氛围好像就自然而然的唤起拜访者对茶的热爱。创始人彭少仪给我泡了一包红乌龙,茶叶从台湾来。“红乌龙发酵度比较大,水分比较多,比较养胃”,这位刚毕业不久来北京闯荡的女生在我眼里有了一层细腻的感觉。

让我知道少仪的那篇微信文章,这样写道:

作为一个女孩子,

我曾经可以选择放荡不羁,

过着随性而又奔放的生活;

也可以选择安稳工作,相夫教子,

平静地过一辈子;

然而现在,我选择了实现我的梦想。

因为我知道无论是谁,

都有实现自己梦想的权利。

彭少仪,台湾大学财金系毕业,茶三代,从小生长在茶叶世家,穿梭在田垄间,闻着茶厂温润青草香长大。从来不觉得茶叶很规矩,很小时就知道,最原始未被驯化的野生茶树可以长到一二十公尺高,成为茂密参天的树林,那种叶片泡出来的滋味,又烈又强,才是茶的本味。

曾经不知天高地厚的她在台湾发禁未开的年代,染了一头亚麻色的长发,马尾一扎,放声一喊,就跑去校门口,揪人打架。CNM三个字更是常常挂嘴边,夜不归宿,拿原本该拿去学钢琴的钱去泡网吧,和学校里最大尾的小混混谈恋爱。那时候的她身体里住这个坏女孩,像她喜欢的茶一样野蛮的生长着。

2008年金融海啸席卷台湾,家里情况急转直下,母亲糟糕的身体和精神状况让她心中住着的那个青春稚嫩的坏女孩劈哩啪啦碎裂一地。

少仪后来考上台大,进入台湾顶级的猎头公司,飞到北京参加了由“GYL全球青年领导力联盟”举办的两岸创业论坛,认识了创业伙伴,辞了工作。现在她的新标签是北漂新人,独自来到大陆创业,创立了自己的办公室茶饮品牌——山茗主义。

听了那么多她的跌宕起伏,充满肉感的故事,在采访前想象无数次她的“台湾黑帮大小姐”的气场,可是见到本人时,并没有像之前形容的“霸气”侧漏、“放荡不羁”,反而在我看来声音长相甜美,非常热情亲切,一切都是一个女孩的成长史,也许现在她心里还住着一个不羁的少女,但是在不断思考中转变的她味道更加丰富,更像一杯值得细细品味的茶,耐人寻味。

细腻 · 准备

茶叶一直以来在国内占据高端礼品市场,社交和送礼需求很强,但近些年茶叶送礼这一高端市场快速萎缩;少仪作为茶三代,亲身经历这一变化;舅舅在济南做茶市场二十几年,早前固定的顾客和代理也都在不断流失。“茶叶的高端市场非常不景气,有些茶商一个月交了8万的房租只收到几百块的营业额。茶商现在叫苦连天,转型的时候到了。”

在决定做办公市场之前,少仪想过更年轻或者更老的目标群体。为了做实际的调研,少仪自称不害臊的跟刚认识没多久的老板朋友们借了他们办公室,整个上午或下午的蹲点观察,记录每个人喜欢的茶品、去茶水间的频率、休息的时间长短、会不会跟同事分享或交谈,最后结合在台湾工作时发现的办公室茶的需求以及这边的现况,走出“办公室茶”这么一条路。

他们要针对的人群具体来说是对茶有兴趣,没有那么了解但是想要尝试的人群,由此扩散到对茶有了解,有喝茶习惯,但是觉得在办公室泡茶不太方便的人群。

山茗主义每款茶叶在面世之前也是经过精雕细琢。少仪告诉我,每款产品都会在推出之前邀请一波天使用户试喝,以茶和茶点招待,留心大家反馈。

细腻 · 茶

对于茶的打磨少仪在成立了公司之后花了一整个月的时间。这个月里她与拥有36年茶龄的舅舅一起尝试了13种不同的冻顶乌龙茶制法;动员了所有人从台湾、大陆、日本的厂商们,搜来了各种不同材质及式样的滤袋,样品多到都可以开一间咖啡店;打样的次数高到印刷厂要她直接进场操作。

山茗主义目前供应两种茶——台湾茶标志性的冻顶乌龙和金萱茶。前者口味最接近传统乌龙茶,口味温和,无胃不适和失眠之虑;后者是台湾的特种,有天然奶香。消费者除了买到简装的茶叶以外还能买到礼盒。简装版每盒产品里面有7包5克的茶叶,7个茶托,1个说明书。简装的售价分别是43和53元。

茶叶从千里迢迢的台湾来,茶托也从台湾运过来,防水能高达120小时;滤袋是日本进口,其特殊的材质优于其他内地、台湾的20几种产品,能够完全过滤茶渣。少仪说以后对滤袋会做持续性改良,让其浸水深度更深,茶叶舒展空间更大,让办公室也泡出茶道般细腻的茶。

扩张 · 限制

上一篇微信文章已经为山茗主义带来很多关注,随后首次推出的茶叶在微信上抢空。投资人的资源和以前积累的顾客也给他们带来例如瑞士信贷银行这样的大客户。而线下活动、线上网媒和电视报道引流,也为山茗主义带来订单量的暴涨。对于产品的不断迭代更新和货量的需求会越来越强。但是走海运的茶货目前因为小三通遭到限制。现在一边要从舅舅山东仓库调货和一边等待政策的通融。

这次的挑战是对刚出校园的少仪的考验。但是那个曾经那个敢闯赶闹的女生,那个在家里最困难的时候顺利考上大学的女生,在进入到顶级猎头公司后放弃工作只身北漂的女生,一定不会被轻易打倒。

回到台湾的时候有人劝诫少仪:别被大陆仔的创业潮骗了,你们都是大海中再小不过的浪花。少仪说:“我不相信,因为我知道,当我有明确的信心时,不是这个时代在召唤我,而是我在引领这个时代。只要梦想时刻地在指引着我,我就永远不会走偏。”

台湾的朋友没有说错,大陆的创业潮千军万马,希望少仪找到自己的位置,早日实现自己的梦想。


评论

© DEMO8 | Powered by LOFTER